[Colezra] Handful of Gold

謝謝千秋桑賞面參與😭😭😭

猿猴麵包樹千秋:

謝繆思伊豆,謝妙桑主催產出這麼一本寬厚精實沈甸甸的好合本,全無自謙我就寫了這麼點破爛的小短文插一插,安定地做片綠葉陪襯其他美圖美文 大家還請閱讀愉快。


 


***


所以他們起了點小爭執,Colin想道。在自己那大得不太必要的屋子裡。


Ezra為會此再生一點氣的,有鑒於他離開時的甩門力道,對方顯然不認為這場架的規模微不足道。年輕人通常不是他們之間在爭執中掉頭離開的那一個,他還年輕,什麼問題都要在傾刻之間找出答案,試著使勁拉扯一團結,再為它緊得益發無解而發怒。Colin熟知這一切。不論他們之間有多大不同,他也曾二十四歲過。他熟知大吼大叫,熟知狂奔著掐緊每一件你熱愛的人事物,有時力道大得像你恨它,有時直到你真的開始恨它。有時因為他喝茶,做瑜伽,對困境保持沈默,Ezra就認為他沒有那些結,或者解開了那些結;要說徒長的年歲教會了Colin什麼,那是當你過度搓揉死結,它即便不能被解開也多半會變小,時日一長,就能學習與其和平共處,接受某些程度上的不求甚解。


所以當他坐在那裡,再一次,在大得不必要的房子裡、慶幸男孩們都在他們各自的母親那裡,抓著手裡的東西直到它發出脆裂聲響,才發現那是電視遙控器時,Colin感受到了如此久違的怒意。那感受沖刷周身,使他不得不站起來,漫無目的地踱步打轉。他嘗試讀點經紀人寄來的劇本,再打幾通電話,但那只更加將他的注意力轉回Ezra身上。他們的爭吵開始前,正在聊年輕人準備簽下的一部電影合約,那屬於上映之後票房會足夠漂亮,但不會是你在職業生涯中拿出來誇耀自己的作品。他基本不干涉Ezra的工作和選擇,其次他認為,無關片酬,在年輕的時候多做嘗試,在還有力氣爬起來時跌幾跤不是壞事。


所以爭執不為此而來。他們先是說這個,然後說點新的,說點不那麼新的,再繞回一些舊的。他離開桌緣,靠進椅背,Ezra提高了音量,Colin料理的、餐盤裡的蘆筍和烤羊排突然失去了吸引力,兩人專注在嚼食充斥桌面的緊繃感。他喜愛Ezra的那些特質此刻全成了微妙阻力,他拿他的無窮精力來對付Colin,用他漂亮的嘴咄咄逼人,再倚仗他的進前迫使Colin意識到自己的後撤。他要Ezra講講道理,即便對方始終不無道理。


Colin只堅持讀了兩頁劇本,裡頭的角色在進行一場真情實意的愉快晚餐,好像那真的可能發生一樣。他陰暗地想。人們就是會在吃飯的時候吵起來,因為進食飲水是生物最無防備的時刻。


如果菸酒還是個選項,此刻Colin會攝取大量尼古丁和酒精,但近幾年那些東西他是能少碰就少碰。於是他抓起鑰匙,駕車前往附近的超市採購雜貨。


Colin拒絕盯著手機看,但他猜想Ezra也沒有發訊息來。他邁著大步穿梭在貨架間,像要靠著專注馱負重物紓壓一般,把沈重的氣泡水箱子、椰子水、香蕉和大把羽衣甘藍抱在懷裡。他的年輕男友討厭這種蔬菜,但去他的,這是超級食物。如果那對你有益處,就該他媽的在你的生活中擁抱它。


商品經過掃描機的聲音響亮呆板,多少讓Colin的情緒在結帳過程中冷靜下來,能夠進行平緩的思考。有人告訴過他,永遠該在最糟的情況下,思考最好的事。所以他想他的兩個兒子,想母親和姊姊,然後想他們有多喜愛Ezra,再想那很大原因出自Colin自己多喜愛Ezra。他們在結識的電影裡對手戲很多,但那是工作,加上一定的年紀和資歷差距,Ezra和他沒在拍攝過程有太深入的認識與交際。他們交談,和劇組一起上餐館,聊彼此的老家和天氣,迎來數週後的殺青收工。


然後有一天,Ezra突然就出現在他家附近的超市。手臂裡掛著籃子,裡頭裝著袋裝餅乾、電池轉接頭,一罐兩公升的牛奶和冷凍扇貝,彼此全無關聯的東西堆得半滿。Colin先打了招呼,若不是他曾無意間從工作人員處聽說Ezra承租的公寓在這個城市的另外一頭,年輕人的訝異神情在他看來會更真誠一點。他們站在肉品櫃旁寒暄,強勁冷氣讓Ezra光裸的臂膀起了點疙瘩,Colin在握手時注意到了那件事,也注意到了其他很多事。他像個瘋子一樣問Ezra要不要他到家坐坐,而Ezra像個瘋子一樣答應了。他們走過幾十個貨架,在千萬種選擇中挑上了彼此,他打了招呼,但Colin始終知道Ezra才是那個先找到自己的人。


他有點分心了,等意識到方向盤打得太多,油門踏得太深,他的凱迪拉克已經直直撞上了某人的車尾。聲響不小,後座的雜貨翻落下來,在腳踏墊上散了一地,Colin鬆開安全帶離車查看。所幸那輛車只是停靠在路邊,四周也並無行人。他在那裡等了五分鐘,希望車主也許會現身,期間Claudine打電話來,問他要不要聚一聚。


「也許改天吧,我這裡出了點小車禍。」Colin說,他的姊姊聲音緊張起來。「沒什麼事,就是撞壞了幾個車燈。車主不在,我打算留張紙條。」


Colin把道歉紙條夾進那輛車的雨刷底下,承諾保險公司會負責一切損失,並留下了助理的電話號碼。


他駕車回家,花了點時間窩在車裡,撿拾那些滾進座椅底下的雜貨。在三顆柳橙、一罐氣泡水和兩袋巧克力球之後,Colin從更深處挖出了一條編繩項鍊。他看了一會兒,那東西的鍊墜是個小小的Hamsa幸運符:一隻右手掌,中央三根手指合併,掌心有眼形。Colin在掌中翻動項鍊,將它收入口袋。


晚餐Colin只煮了一人份。使用大量的羽衣甘藍,再把沒能吃完的午餐重新加熱。嚼碎蔬菜和羊肉時,Colin已經能讀進劇本了。他還算喜歡那個故事,最後有人死了,但他們的晚餐曾經很快樂。


Ezra進屋來是幾分鐘以後的事。


他有備鑰,而你不得不佩服他總能把門摔出那麼多的情緒。稍早是純然的憤怒,這次Colin聽出了焦急。年輕人的腳步先在前方的起居室跟書房停了幾秒,才快步踏進餐室。他長長的頭髮披散在額前臉周,亂得像被精心整理過,胸膛上下起伏,在看見餐桌邊的Colin時停住了四處急轉的腦袋。


「嗨。」Colin先打了招呼。


「嗨?」Ezra不可置信地重複道,「Claudine說你出了車禍。」


「只是撞壞了車燈。」Colin說,「但我沒事。」


Ezra站在那裡,鬆懈了繃緊的肩,他也許已經不那麼生氣了,但沒著落的擔憂和腎上腺素大抵又使他掀起一陣全新的惱怒,Ezra舉起手,指頭磨蹭著眉角。


「你不接電話。」


「我不知道你會打來。」Colin說,「我把手機忘在車上了。」


「操你,Colin。」Ezra說,脹紅了眼眶。「我搭計程車,因為我不他媽的在跟人吵架以後開車。你他媽在想什麼?」


「我在想你。」


Ezra瞪著他。


「現在這又是我的問題了。」他疲勞地說,「『講講道理,Ezra。』」


他效仿著Colin的語氣,轉頭往沙發上取過中午忘在那裡的外套。他要離開了,他會回來,這不是結束。但下一次打開門的Ezra,就不是現在這麼一個為他操心、為他憤怒、為他傷心的Ezra。Colin想過放手讓他走,但那除去保全了無聊自尊以外,什麼也沒留下。


「別走。」Colin喚道,「過來這裡。」


Ezra遙遙地望他,一時之間沒有動作。


「現在不是最好的我。」Ezra說,語氣倒是足夠安靜。「我怕我說不出什麼好聽話,Colin。」


Colin坐著推開餐椅,讓自己面對Ezra,後者聽出了無聲的呼喚。他放下外套時嘆氣了,緩步走近餐桌。Colin取過他的指尖,伸長腿去纏Ezra的後腳跟,圍堵了他的後路。Ezra的視線很輕易地被Colin抬起的眼吸引而來,輕輕地降落在他肩上。即便在盛怒或難為情時,他也很少迴避他人目光,Colin喜歡他這一點,但從沒告訴過Ezra。


「你一直都是最好的你,Ezra。」Colin告訴他,「你和你的大鞋子,你的哈利波特有聲書,你的挑食和你的年輕。你讓我擔驚受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你是要和我分手,我真的得走了。」Ezra繃緊了聲音,「一個晚上承受不了這麼多消息。」


「我是在要求你別和我分手。」Colin說。


Ezra垂頭望他。


「幾乎所有值得傾盡全力的事都是困難的,而每件事都值得傾盡全力。」Colin輕聲說,「你就是我該傾盡全力的事,Ezra。那總不會太容易。」


「別對我引用里爾克。」Ezra說。


「你讀了?」


「我讀了。」


「那對你有益。」


「你才對我有益。」


Ezra悶聲說完就開始哭,毫無必要。他在爭吵時沒哭,在擔心時沒哭,此時無風無雨,Colin的腳掌勾著他的,手臂環上肩膀,親吻他頸側時,Ezra才開始哭。他的快樂很吵雜,憤怒很響亮,悲傷很安靜。眼淚順著領後流下背脊,像大排冰櫃使Ezra顫抖,Colin也因為那觸感而顫慄,而止步,而平靜。他想他懷裡的是一團結,一點尼古丁,一把羽衣甘藍,一只幸運符,一個全無道理,和一件最好的事;它們都會在某些時候、某種角度上使人煩惱,但說到底,如果那對你有益處,就該他媽的在你的生活中擁抱它。


所以他們起了點小爭執。他想道。無可避免,或許將來會有更多如此爭執。


但如果那是和Ezra虛度半生的代價,在千萬種選擇中,Colin仍會挑上它,取下它,再好好珍愛它。


-THE END

评论
热度(181)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