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ABO】Love Is A Red Red Rose 短篇完结

天啊黑髮髮居然!開了CE車還是ABO!!!我肯定是太累出現了幻覺———

黑发的痴迷症发病阵地:

A!技术顾问查/O!工人万


简介:战争结束后,Edie带着Erik和Ruth回到波兰,只有Omega的家庭在波兰是不被允许的,同样的,Omega在这里也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Erik伪装Alpha的生活过的还不错,直到他遇到Charles。


声明:对波兰和车间的一切都没啥根据!!只是辆ABO车请不要深究!




全文请走:AO3


下面的是前面的清水剧情~


 




**


巨大的机器轰鸣着,随着机械工的操作旋转着,飞溅着亮红色的火花。整个工厂就像巨兽的腹腔,带着高温,混杂着金属味和工人们身上的信息素,这是机械时代的开始,是资本扩张的大本营,是Omega严禁入内的禁区。


Erik从没想过如果他被发现了会怎样。因为从他和母亲、妹妹搬到波兰来,他就一直伪装的很好。如果波兰需要每个家庭至少有一名Alpha,需要每个未标记过的Omega出门必须有Alpha陪同,那么他就可以为了Edie和Ruth做一名Alpha。反正,他早就受够了做Omega的日子。


他做的很好,基本上唬住了所有人。能够骗过他的邻居,社区的警官还有工厂的面试人员,虽然伪造体检证明又花去了一部分钱,但Erik相信自己能够挣回来。就目前来看,他做的要比工厂里所有的Beta和大部分Alpha都要好,升职或许就在眼前,但如果意外发生,他还可以去那间德国佬的工厂,那里正以当地工资的两倍来招懂英语和德语的技术工人。


一个带着英国口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做的比上次有进步!继续这样,在钻头下压的时候不要使用长操作杆,还有注意角度。对,就是这样!”


说话的人带着蓝色安全帽,褐色的头发从帽子里伸出来,他这会儿正拍着Erik同事的肩膀和对方凑近了聊着什么。Erik听不清,也不想听,他按照操作步骤握着方向杆向背对他们的地方转去,希望这个从美国来的技术顾问——他升职路上的最大阻碍——不要过来。


“Erik。”技术顾问在他身边问:“你还好吗?”


“我很好,顾问先生。”Erik沉着脸说。


“你确定吗?你看起来比别人出了更多的汗。”男人关心的说,然后他朝他凑近,压低声音对他说:“如果你又像上次那样,我可以——”


Erik几乎一把推开了他,他本能想朝对方吼叫,但多年伪装的经验告诉他做异常举动吸引别人目光是非常不理智的,尤其是在对方知道自己并非Alpha的时候。他瞪着这个男人,瞪着对方那双蓝眼睛,把愤怒压瘪变成干巴巴的石块丢给对方。


“我是想出去休息一下,透透气。”他说着用力按下机器的暂停键,头上方传来机器停止时缓慢的转动声。他对被他推过后一动不动的男人说:“你要一起来吗,顾问先生?”


被问到的人点头同意。


 


工厂外面是一片空地,老板总是嚷着要在这里修草坪,然而已经过去两年了,空地还是空地,黄色的沙子和石块,一点没变。


“要烟吗?”艾瑞克从脏兮兮的上衣口袋里掏出半盒香烟,刚从冒着热气的车间来到凉爽的秋日下,他觉得有些冷,背后的汗被秋风吹过带着凉意。


“谢谢,不用了。”对方朝他摆手,和他一起踱过空地,朝由废弃仓库改建的休息室走去。对方安静的走在Erik身边,看他用火柴点燃香烟叼在嘴里,又在快到门口时加快脚步,提前把门打开,朝Erik做了个请的姿势。


Erik的脸色很难看,他第一个进了休息室,确定这个狭小的屋子里没人后,终于开了口:“你想要什么,顾问先生?”


“叫我Charles,Erik。我只是一个关心你的朋友,我帮助过你,不是吗?”Charles十分镇定,一边回答还一边为对方摆了摆凳子,“坐下吧,你需要休息。”


Erik一脚把摆好的木凳踢倒,叼着烟问对方:“你想让我离开这儿对吗?”


“什么?”Charles困惑的说,“抱歉,我没听清楚。”


Erik朝远处走了两步,面对着墙用力抽烟,白色的烟雾随着他吞吐的动作升起,绕着他旋转。他像是终于下定决心,用力转回身,可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停下,他看着对方困惑又有礼貌的脸,想说的话突然变了样子。


“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顾问先生。”


对方微笑:“Charles。”


“好的,Charles。”Erik不想再纠结这些小事,“我十分感谢你上次在我……身体不适的时候,对我的帮助。”


“我帮助的是一个Omega。”Charles说。


Erik朝对方眯起眼睛,“这就是我想说的。我不能是一个Omega,在这儿,在波兰。”


Charles没有说话,弯腰把被踢倒的凳子重新摆好,坐在了其中一张上。他把安全帽从头上摘下来,重新捋好头发,Erik注意到他发际线边汗湿的痕迹,那让他想起一些事情,于是移开了视线。


“我照顾你——”


“帮助。”Erik嘶声纠正道。


“我帮助你那天,曾对你说过你可以信任我。我不是波兰人,不相信那套Omega不能胜任工作的鬼话,但我相信照——帮助Omega是Alpha的天职。我不会要挟你,更不会逼迫你离开,但我不会对你坐视不管。”Charles的眼睛始终看着他,平静又沉着。


“那我也和你说实话。那套Alpha要照顾别人的鬼话我也不信。”Erik把烟踩灭,弯腰盯着他,“如果你想做一个好人,你可以去别的地方,找别的喜欢被‘照顾’的人去。别把那套把戏用在我身上。”


Charles对他的警告充耳不闻,“想想吧,如果上一次不是我发现了你,而是其他人,本地人,会发生什么?他们会像我一样给你注射镇定剂,帮你掩盖信息素吗?”


Erik盯着他没有说话。


“你需要帮手,Erik。我是最好的选择。”


“给我一个理由。”


“因为我希望只有我知道你是谁。”Charles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深邃,“我刚才忘记了一句话。”


“什么?”


“我不会对你坐视不管,尤其是当我发现你如此的让人心醉——”


下一秒,说情话的人就被按在了墙上,脖子也被人勒住。


“你知道,”Erik用力喘着气,他控制愤怒的力量好像用完了,“我可以就这样把你捏死,把你埋在后面的林子里,没人知道你去哪。”


“我,”Charles因为缺氧,整张脸开始泛红,“我觉得那非常的不理智。你只是忘记了怎样陷入爱情,我的朋友。”他握住Erik的胳膊,微微用力让对方放松,“你还记得最初收到的鲜花或者拥抱吗?你只是忘记了,Erik。”


“鲜花?”被问到的人笑了,脸上深色的污渍因为笑容扭曲着,“拥抱?你果然是在新大陆长大的,顾问先生——”


“我说了叫我Charles。”几乎要失去氧气的人纠正道。


“在你们享受鲜花和爱情的时候,我和我的家人被监禁、被折磨,大概在你享受拥抱的时候,我失去了我的父亲。”Erik加大用力向上提着对方的喉咙,想让他和自己平视。“我不需要陷入爱情,那种感情——”放在他胳膊上的手用力收紧,只一下就将他的手从对方脖子上扯了下来。


恢复呼吸的人用力呼吸了两次,“我的天。”他说着捂住了鼻子和嘴,露出了在几乎窒息时也没有表现出的惊慌,“你确定你服用抑制剂了吗?”


“当然!”Erik回答。


“告诉我,”Charles已经走到了房间了另一侧,和他站在一个对角线的两边,“你连续服用同一种抑制剂多久了?”


“波兰只有一种政府生产的抑制剂。”Erik回答,现在他也觉得不对劲了,他的头疼的厉害。


“你从到了波兰之后就一直在用这个?”Charles对着皱眉,“长期抑制本能,你的身体已经出现危机了,我恐怕你最近服用的抑制剂都没有真正起作用,Erik。”


“操!”Erik揉着头蹲在地上,他的安全帽掉在一旁沾上了土,“我知道这样会发生什么,我有准备。把那扇小窗户打开,Charles,让信息素散开不要弄的太明显。”他的话断断续续地,“我……该死!”


他用力站起来,因为双股间出现黏腻感而恐慌,比恐慌更多的是他对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愤怒,他看着Charles把朝向街道的窗户打开,然后想朝自己走过来。Charles说:“让我送你回家,我会保证没人发现你今天不在。”


Erik伸手制止了他,“听着,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我现在必须得躲到没人的地方去,我不能回家——”


关着的铁门吱嘎一声被打开,他们的同事叼着烟走进来,看到他们奇怪的姿势不解的问:“你们在干什么,我的好同志?”


然后,不需要他们两个回答,他就发现了空气中不对劲的信息素。他大叫一声,声音大的足够让空地上的人都听到:“这里有Omega!”


Charles比他的反应要迅速,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完全的困惑:“你在说什么,Lukasz?这里没有Omega。”


“不!这里有!”Lukasz站在休息室外面,摆出防御的姿势,“我不信任你,Charles!Erik为什么会带着Omega的信息素?”


Erik握紧拳头,低声恐吓道:“闭上你的嘴,Lukasz!你难道觉得这味道是我的吗?”


Lukasz的叫喊引来了其他人,他们堵在休息室的门口朝里望,其中一个年长的Alpha喊道:“没有结合的年轻人都离开这!想想你们心爱的Omega,离这个可怜的Omega远一点!”


“他不是什么可怜的Omega!”Lukasz嘟囔道,“他是我们的战友ErikLensherr!”


他的话使得人们一片哗然,大家先是困惑,然后在看到Erik不正常的表情后变成恍然大悟,之后人群分成几派,或愤怒或震惊或不明所以的大吵大嚷、借题发挥,更多的人被这里的吵闹声吸引,从车间里跑出来。Charles索性再次把门关上锁紧,Erik靠着墙壁,昏沉沉的大脑听见人们叫嚷着“天啊!Erik是Omega?”“为什么他可以来工作?”“太不人道了!难道他家里的Alpha就这样对待他吗?”“他是个骗子!他欺骗我们!”“把他开除!”,这些声音和他内心深处的恐慌混合在一起,变成重锤砸向他的神经,他的双手在颤抖,这座工厂里混杂的铁锈、汗渍和Alpha的信息素让他头昏,他的胃痉挛在一起,他觉得恶心。


“Erik,Erik!”Charles在他身旁,在发生这种场面之后,这个美国佬居然还在他身旁。Erik勉强睁开眼睛看着他,表示他在听。


“你相信我吗?”对方笑着问他。


这真是个奇怪的问题。Erik真的很想笑,但脸上只挤出扭曲的表情,“我相信你”他不得不相信。


“在这等着我。”Charles握住他的肩膀,扶着他让他坐的更舒服些,“相信我,一切都没问题。”


Erik被剧烈的呕吐感攫住了,他虚弱的点头。


“等我回来。”Charles在他额前飞快吻了下,就推门出去了。


外面安静了一秒钟,接着又爆发出更大的吵闹声。


“安静!”Charles的声音盖过了他们所有人,“我需要你们安静!所有人!”


“你凭什么?就因为你搞了里面的Omega你就赢了吗?”


他没有听见Charles的回答,但是外面的声音变的更吵更闹起来,仿佛一群人在跺着脚移动。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或许会被逐出波兰,或许他的家人能和他一起走,不然他无法想象他们在政府安排的Omega保护所里生活的样子……


在无能为力中,他失去了意识。


 


       


**


人群中出现了一条小路,穿着白色西服的男人从小路里走进来。他似乎刚参加完派对回来,手上还拿着一杯鸡尾酒。


“你们在搞什么?”留着小胡子的男人问,他终于来到了门前,“Charles你又在搞什么宣讲会?唔,你的脸怎么了?还有这是什么味道?威士忌?薄荷?啊,Omega——”


Charles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和鼻子,“我需要和你好好的谈谈,Tony。”


“先生,你雇佣了Omega做工人!你——”


“Omega?怎么了?”被捂住口鼻的Tony闷声闷气的说。


“这违反了波兰的法律,先生!”


“shhh——所有人都冷静一下,喝一瓶免费的冰镇啤酒,”Tony从Charles手下挣脱,把杯里的酒喝光,“我相信问题的源头会把这些事和我解释清楚的。”他指了指Charles,“里面的Omega很可能是他的相好,我很确定。”


“那里面是会ErikLensherr,先生!” Lukasz激动地从人群中挤出来。


“哦,ErikLensherr!”Tony说着朝Charles瞥了一眼,“那我们现在知道这家伙爱人的名字了。好了,伙计们,哦不,同志们,去喝啤酒吧!”说着他对人群做着催促、哄赶的动作,和他的保镖们一起把人群弄散。当人们都散开之后,Tony转回头,“你必须要和我说清楚,这儿发生了什么。波兰人的脑子都有点死,我搞不好会被永远留在这个地方,伙计。”他紧接着又伸手阻止Charles开口,朝一旁站远了一点,“哦,不行,我要对Pepper负责。你甜心的信息素有点太诱人了,刚才这些家伙在这里站了这么久真的没问题吗?”


“没时间和你开玩笑了,Tony。”Charles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我的朋友现在非常脆弱,你的私人医生在哪?”


“你的朋友?就是你最近一直在和我念叨的那个Omega吧?他原来是我的工人吗,Charles?你明知道我的波兰工厂出现了一个Omega工人,却不告诉我?”


“我可以告诉你!我还可以告诉美国政府你在波兰有家工厂,生产秘密军工。”


“我生产的是钻头,钻头!”


“是钻头。但我说的更符合CIA的胃口。”


Tony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把杯子卡在休息室的窗沿上,“私人医生在外面,我叫担架进来。”


“谢谢你,Tony。”


“这之后,你的单身汉聚会由我来办。”


“想都别想。”


 


 


**


Erik记得自己被送进急救车,Charles紧跟在他身旁握着他的手。一个说英语的Omega医生给他做了检查,为他注射了药物。


“没事了,Erik。”Charles轻声安慰他,他左脸带着淤青,嘴角也带着血迹。他现在看起来不再是那幅柔柔弱弱的样子了,这之前Erik总觉得他比自己更像Omega。


“我觉得我病了。”Erik的声音干哑,他回握住对方的手,“谢谢你把我送过来。”


“不客气,甜心。我真的迫不及待参加你们的婚礼了。”Tony出现在他床边微笑着说,在看到Charles的表情后又讪讪地离开了。


“你记着是你欠我的,CharlesXavier!”Tony的声音忿忿不平。


Charles没有对Erik的困惑进行解答,他松开两人一直握着的手,突然有些局促,“你有权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在这之前我必须恳求你能原谅我。”


Erik的表情凝重起来,“你对我家人做了什么吗?”


“什么?没有!她们都很好。”Charles回答,看到Erik的表情重新放松下来,他继续说:“Tony,你的工厂老板,为了把你隐瞒身份的违法行为变得合理一些,对外说了一些事情。”


Erik对欲言又止的人说:“你可以告诉我真相,只要不伤害我的家人,我完全配合。”


Charles的犹豫并没有好转,反而因为这些话更支吾起来,“他正在为你和你的家人办美国公民身份,证明在你来这里上班之前就已经是美国公民身份,对波兰当地法律并不知情,并且……你和我是伴侣关系。”


Erik的眼睛睁大了些,但还没到震惊的地步,他点点头没说什么。


Tony敲了敲门,“剧本都知道了吧?现在表情就位,客人上门了。”说完没多久,Erik的同事,最先发现Erik身份的Lukasz就抱着一束花进来了。


Lukasz有些心虚,他在离Erik的床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站住了,“Erik,我……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是这么回事。我非常抱歉。”


Erik被Charles扶起来,垫着枕头靠在床头,他点头接受了对方的道歉,“我理解,如果换做是其他人,也会是和你一样的反应。”认为Omega不适合参加工作,认为我们天生应该被保护。


“我那时看到Charles对你那么好就应该想到的。还有他总在楼上的控制台看着你,当时我也觉得有问题,但是我不会在人背后嚼舌根,而且你们也没有做出更亲密的事……”他自顾自的说起来,没有注意到对面的两个人越发尴尬的神情,“而且说起来,你们也没有戴戒指啊。”


“Lukasz,这花真漂亮,把它交给我吧。”Charles大步走过去岔开话题。


Lukasz将花束交到他手里,然后又说:“当你因为Adam的话和他打起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像是那么回事了。谁会为了不相干的Omega和别人拼命啊。”


Charles用力咳了一声,保持面无表情专心致志地把花插到瓶子里,不去看朝他转头的Erik的表情。


说话的波兰男人完全没有明白Charles的示意,还在不停的说“打得好,我也早看Adam不顺眼了,他好吃懒做,不是一名好同志。但愿他会吸取教训。”之类的话,直到给Erik做检查的医生进来复查才把他弄走。


紧接着,Erik的家人被Tony接来和Erik团聚,Charles就借此机会离开了病房。他现在还不想独自面对Erik,在对方得知他对其倾情已久,且利用这个机会和他缔结了这样的关系之后,他怕Erik对他的怒火会比那之前的还汹涌无情。


Tony的私人医生在走廊捉住了他,对他的伤口进行了包扎和冰敷。


在这之后两个月,Erik一家和他一起回到了美国。


 


 **




评论(2)
热度(205)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