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CE] Doing Something for Yourself 隨心所欲 (6)全文完

終於翻完這篇了嗚嗚嗚嗚
又填平一個坑!
這篇的結局真是令人只想說一句give me more啊啊啊啊TTATT

(1) (2) (3) (4) (5)

SY地址


Charles覺得自己會殺掉Emma。他不是一個暴力的人,只是針對她居然沒有發現那個他在電話裡花了好幾個小時——還有三週前某個午飯時段——花痴的男人就是她公司裡的Erik Lehnsherr這事。曼哈頓大概有幾千個單身父親,但其中有對雙胞胎,就Charles所知是個工作狂,有著迷人的藍眼睛跟好看的肩膀線條還有…… 

重點是平時的Emma觀察力已經特別敏銳,此前他已經將一切都告訴她。最後一塊拼圖——就是Charles跟Erik早就認識對方這點——也剛好對上了。

然後現在她就直接將他扔進狼群裡。緊張感加上痛楚以致他昨晚睡得不怎麼好,之後Emma就打電話遊說他今天出來吃頓午餐,再擅自取消飯局把Erik送到他面前,這時的他正因為止痛藥的副作用思緒有點混沌,更別提他睡眠不足以致疲憊不堪。這真是太不公平了。

Erik看起來遠比平日緊張這事只令事情更為惡化。希望這只是因為他發現他倆的世界其實並沒有他本來想像的相距那麼遠而產生的突兀感。

「你們公司的男孩們今天表現如何?」談及職場上的煩躁瑣碎事通常都能使Erik回復正常。

「跟往常沒什麼分別。」Erik嘆了口氣,啜飲了一小口水,看起來……有點困擾。Charles說不出是什麼。Charles一向覺得自己擅於解讀別人的心情,但Erik對他來說一直都是道難題。「你是怎樣認識Emma的?」

Charles微笑起來,他預計過這問題的出現,而他已經準備好該如何回應了。「我們一起在亨特學院那邊待過,當然Frost跟Xavier家的人……」Erik困惑地看著他,Charles馬上決定他還是不要再深入這個話題了。「她在麻省理工唸書,我則在哈佛。我們可以說是認識了一輩子吧。」

這其實只是社交圈子重疊而自然發生的事情,真沒騙人。如果Charles更為偏好女性,再加上他們其中一人想要取悅父母的話,他們現在大概已經結婚了。事實是她比較像位大姐姐。

Erik又借喝水掩飾自己。

「Erik,有什麼不妥嗎?你今天看起來憂心忡忡的。」

「我有嗎?」他聽起來不是一般的緊張。「是的……我……」Charles看著Erik用手指整理頭髮,然後掃過他的臉搔了搔,喝了口水然後……在臉上再度亂摸一通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Charles入迷地看著他。顯然某些事令Erik很苦惱。

「Emma告訴我你是同性戀。」那些字眼就像有人拿著冰水猛然向Charles的背部潑過去一樣,他瞪著Erik好一陣子,只是……腦裡已經混作一團。Emma……好吧她大概不是故意那麼做的,應該是吧。Charles知道Christian身處Frost家族裡有多難過,而Emma怎麼都不可能……她可能隨意地透露過,不知道Charles……

他真的該殺掉她。「我也喜歡女人。」就像他這麼說完就可以把Erik的同志恐懼症還是什麼鬼煙消雲散一樣。

「好吧。Charles,我…」

不想你接近我的孩子們;不覺得我們還能當朋友了;我比較想你……

「你想要找個時間一起吃晚飯嗎?」

「什麼?」他抬頭看向Erik,他的雙眼看起來是那樣……緊張。「我很抱歉,我——」

然後轉化為受傷的神情。

「不,不對不對。」他伸出手放在Erik雙手上方,不太願意觸碰對方,擔心Erik的意思只是指他們可以做朋友。「我非常樂意跟你吃頓晚飯。」

「這是一個約會。」Erik澄清。

Charles覺得自己的心臟可能在他拼了老命想呼氣時漏跳了幾拍,他只能點點頭。

「很好。」Erik正在微笑,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有目的地戳著自己的沙拉,而不是像剛才般悶悶不樂地把菜葉推到一邊去。「我想Emma之前就想撮合我們了。」

Charles不情不願地搜索自己的記憶,Emma確實時不時提出類似意見『說真的,他很棒,又有小孩子』。他只能將頭埋在雙手裡大笑。「她以後肯定都要讓我記住這事了。她把看上去跟廢物沒兩樣時的我扔在這裡,我的膝蓋還在顫抖呢,然後……」他往後靠向椅背,露出一個笨拙的笑容。「我發誓她會讀心術。」

Erik又瞪著他看了,那個時不時出現的Charles已經多次說服自己跟情欲無關的閃爍眼神再次魅力全開,Charles只好緊張地舔舔嘴唇。

「Charles,如果你覺得你這身造型看上去跟廢物沒兩樣的話,我想你的正裝打扮會令我完全失去理智。那就像我——」

Charles得低頭看向自己的沙拉,因為他幾乎可以看出Erik腦裡正在想什麼。其中一些想法甚至還跟他們正在用饍的這張桌子有關!「Erik……如果你再那樣看著我的話,我可無法保証送你回到辦公室時是什麼狀況。」

Erik的臉唰地紅了,他用雙手掩著臉龐。「抱歉。」然後他臉上那熟悉的表情:那個平靜中帶點友善,或者還帶點評定味道的神情又回來了,Charles的呼吸總算回復正常。「我嘗試別讓自己想像……一些我沒法擁有的東西。」

Charles完全明白那種心情。他努力別讓自己胡思亂想,當他突然間被允許去細看、想像甚至是觸摸時,是很難被阻止的。事實上,他腦裡已經在思索那頓孩子們在場的晚餐、那趟一起在公園步行的偶遇,還有在酒吧的那一晚是否都能稱得上是約會,好讓他因為自己現在就想拖Erik回家瘋狂做愛的念頭而產生的罪惡感稍微減少。

「Charles,我們公平點,你也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了,不然我就只好請半天假然後拉你回家,然後Emma這輩子都不會讓我們忘記這件事的。」

冰水。正好是他現在需要的東西。就好比Emma嘲諷他在壓抑性衝動方面有多爛那樣的冰水。「好吧。」

他可沒有誇大其言。他早就想在五個星期前在地鐵上操翻Erik了。

「所以說……你喜歡這套西裝?」如果他早點知道光是因為穿正裝就能讓Erik用那種神情看著自己的話,他幾星期前就會那麼打扮了。他還是覺得自己看上去一團糟,但如果Erik喜歡的話他很樂意保持現狀。

「Charles……你看起來就像你剛滾完床單後起來沒多久……」

Charles的手在下巴的鬚渣上摩擦起來。「的確是那樣沒錯。我幾乎整晚沒睡過,身邊還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年輕淑女跟一位有點土氣但也很迷人的紳士。左擁右抱呢。」

「還是在醫院裡。」

Charles嘆了口氣,不自覺前傾用手摸起膝蓋。「是的,差不多吧。」

「你真的沒大礙了?」Erik將沙拉放到一旁,隔著桌子看向Charles。那讓他覺得……非常溫暖,跟性欲幾乎完全沒關係。「Raven說磁力共振掃瞄結果顯示正常,但……」

「我很好,真的沒騙你。只是有點腫——那完全是正常的症狀且不必為此憂慮。我服了點止痛藥,這星期不可以跑步而已。」然而Erik臉上的擔憂並沒因此消散。「我說的都是真話。我承認在跑步這事上有時會掉以輕心,但我還是相當著緊自己的健康狀態啦。」

那總算令Erik稍為安心,但他還是可以從對方眼裡看出他在盤算著什麼。

「你有什麼計劃嗎,我的好友?」

「想拖你回家,為你煮點湯。」

Charles忍不住笑起來,他把下巴疊在手上好一會,然後裝作拿起手機打短訊的樣子。「親愛的Emma,午飯後沒閒暇回來工作了,得帶男朋友回家喝點湯和熱吻。感謝諒解!」

他以為Erik會笑起來,結果卻發現對方眼神變暗了,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Charles下一刻才意識到自己剛說了什麼。

「喔……我不是指……除非……」他的表達方式太垃圾了。

Erik將手抽出放在桌上,手指來回擺動,Charles則把手放在Erik之上。「Charles,我真的很想跟你共渡下午的時光,我只是……最近幾個星期都在工作上表現得一塌糊塗,Emma對此表示不太高興,所以……」

「我令你分心了嗎,Erik?」

「無止境地。」

Charles咧嘴笑起來,輕輕握住Erik的手指。Erik的電話響起來,他從口袋裡拿出來看了看,搖搖頭再將畫面展示給Charles看。

「我今天不想見到你。星期五再回來,不要迫我動用B計劃。」

「B計劃是……?」

他想起上星期五那個近乎失控的臉紅事件,突然對內容非常好奇。

「……應召服務。」

「喔不,Emma。」Charles有時覺得自己好友的想法確實驚人地實用,但他絕不可能容許Erik接近什麼應召服務。想也別想。

「她說她會把費用歸類成業務支出。」

「她絕對做得出這種事。」Charles大笑起來,手指跟Erik的纏繞起來,並在他的掌心打轉起來。「大概會說是為了提升團體士氣之類。你會不會很介意我們縮短一下午飯時間?」神經繃緊。Erik看起來很緊張,Charles再次握了握對方的手。「我其實很累了,Erik。我今天早上六點左右還醒著。可以的話我想小睡一會。」

他還可以選擇跟人做愛,但他覺得這刻並不是一個適當的時機。Erik因而放鬆下來就是了。

「我該截輛的士嗎?」

「我們走過去就好,四個街區就到了。」他的膝蓋的確不在狀態,但一味逃避走動也無法改善問題。

「……Emma知道你住的地方跟我上班的地點這麼近嗎?」

「當然了,我沒在中心上班的晚上會在她下班後跟她喝酒談心。」Charles對侍應招招手,拿過帳單後準備付錢離開。「她並沒有什麼急著要辦的事情,對吧?」

「以我所知,並沒有那樣的事。」

Charles真不應該感到驚訝,但他還是有點被嚇倒了。Emma確實很會耍小手段,下次見面時得給她準備些上等的白蘭地才成。Erik付了午飯的錢,讓Charles倚著拐杖帶路。他的膝蓋疼得要命,但運動一下有助增強柔韌性。他最不想看見的就是放好幾個月病假來康復了。

離開餐廳大概一個街區左右,Erik將手臂搭著Charles的肩膀。Charles覺得自己快融化了。

「我只是想你知道我從遇到你那刻開始就已經對你瘋狂著迷了;簡直就是神魂顛倒。」Charles看著Erik那極之迷人的下巴曲線告訴他這個事實。

「我兒子倒是用掃帚把你絆倒了。」

「在Pietro和Wanda Lehnsherr的協力下將我迷倒了?那聽起來還滿像一回事的,你不覺得嗎?」

「別忘了Raven和Hank。」Erik答道。

Erik走在Charles跟前打斷他的步伐,手掃過Charles的下巴,姆指輕輕刮著鬚根和嘴唇。還沒反應過來時Charles已經一隻手臂環著Erik頸項讓他們的嘴唇貼在一塊了。Erik的口腔溫熱帶著渴望,他的牙齒擦過Charles的嘴唇,他除了低吼著用舌頭攻佔對方嘴裡深處之外就別無他法,二人的舌頭輕易地纏成一團。

Erik發出一聲微細的呻吟,Charles將對方拉得不能再近,他得好好記住舌頭上每一寸觸感跟Erik發出的每個音節。

這個吻結束的實在是太快了,Charles小喘著氣。Erik低頭看著他,雙眼瞪得老大。他好一會才終於回復過來。

「我還打算在沙發上才親你的……」

「那我們也在那裡親吻好了。」Erik前傾親吻他的咽喉,然後拉開距離重新站在Charles身旁,Charles感覺雙腿有點發軟,而那完全跟他顫抖的膝蓋沒半點關係。

「我想我們能做得到。」

徹底對他神魂顛倒。他愛死了。

 

全文完

评论(10)
热度(50)
  1. 草草I love complicated. 转载了此文字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