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CE] Doing Something for Yourself 隨心所欲 (5)

抱歉這更相隔太久了,三次元超級忙orz
Pooka真的特別愛讓Emma當神助攻XD
下章完結!


(1) (2) (3) (4)

SY地址


Charles是Erik這輩子有幸能遇上的人裡最令人惱怒的一個。這並非因為他有什麼問題,完全不是,而是在感覺上他好像是……全能的樣子。Erik早就懷疑Charles應該比他表現出來的模樣還要聰明一點,但知道那個男人手握兩個博士學位這個事實比起他非常擅長跟小孩子打交道還要令人震驚。Erik有時覺得在Charles身邊打轉會顯出自己的不足,單親爸爸跟電子工程師的身份實在不夠格。

並不是Charles曾經說過什麼甚至是暗示這種想法,這完全是Erik內心的猜疑而已。

還有另一個原因令Charles成為了Erik所認識的人裡最令人惱怒的一個。問題的核心,其實很明顯的,就是因為Charles根本就是行走的荷爾蒙。Erik在過去五天裡嘗試說服自己毛衣背心一點也不性感,而他徹底地失敗了。他會受到來自學生們的愛慕也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

他瞄一瞄手錶——只遲了十分鐘——比起幾星期前他跟Charles初遇那次好得多了,但他還是有一絲內疚的情緒。Charles不會介意的,但他真的不應再遲到了。

「他射籃了,得分!」他打開社區中心大門進去後就聽見Raven的聲音從籃球場的方向飄來,Erik往那個方向進發。

Wanda跟Pietro今天並不在看台上,這令他猶豫了片刻。

「Erik。」Charles在他防守的中場停下,Hank利用這個缺口繞到Charles背後漂亮地帶球上籃。Raven補籃得分。「這是作弊。」Raven嘆著氣把球扔回給Charles,他接住輕鬆地盤起球。「他們在自習室裡做家課。」

Erik痛恨中斷美好的事情——Wanda和Pietro正在學習,這可以讓他欣賞Charles打籃球的英姿——他決定跳上看台當觀眾去。Hank、Raven和Charles全都換上運動服,不幸的是Charles是三人裡胸前鈕扣扣得最多的,配搭長到腳踝的運物褲。然而Erik還是成功轉向欣賞對方瘦削的手臂跟肩膀,還有形狀非常優美的胸肌。

先別管這是本來就說好的玩法還是一切都是順其自然的,怎看也好Hank跟Raven已經聯合起來對抗Charles,趁他防守時輕鬆地相互傳球。Charles事實上也沒什麼時候碰球,就算他成功攔截對方,他也沒時間回防入球。

Hank跟Raven顯然都懂得打籃球,但明顯地Charles已經是專家級了。他沒怎得分,但也沒讓對方的組合好過。

幾分鐘就這樣過去了,Erik後傾靠向長椅,渴望自己能這樣多待一會。Hank試圖射籃,Charles成功攔下他,瞬間就要把球搶過來。下一秒Hank的腳已經擱在Charles著陸的地方,他整個人向前絆倒,球再度飛回半空,左膝則狠狠地撞向地面。

「啊!」Charles翻滾了幾下,他嘗試重新站起來時發出的嘶啞明顯是因為痛苦而起的。

「Charles!」

Erik在看到Charles臉上扭作一團的痛苦表情時已奔向去球場的路上了,Raven早已在他身旁待著。

「教授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對不起——」

「Hank,拜託你安靜下來。」Charles怒氣沖沖地說道。Charles從來不發怒,但他看起來也沒有很好,他大口大口地吸氣,空氣穿過他的牙縫間,他則盡全力不讓痛苦影響到他。

「你還好嗎,Charles?」Raven問道。Charles搖搖頭。「我去拿點藥給你。」

Raven拉著Hank離開體育館,顯然非常清楚她該往哪裡走。Erik很快就到達Charles身邊,他在對方旁邊跪下。

「Erik,嗨。」他從鼻裡噴出氣息,在他的頭放鬆下來時稍微撞到了頭。「哎喲……」

「有什麼不舒服嗎?」Erik將手放在Charles的膝蓋上,Charles呻吟起來。

「由著它不動一會兒吧。」他再度深呼吸了幾口氣,Erik則在Charles旁邊的地板上找個地方坐下來,一隻手搭在肩膀上。

Raven過了一會就回來了,Erik幫忙讓Charles稍微抬起上身以便他服下她帶來的藥,Charles的姿勢最終變成一頭靠在Erik大腿上的動作,而他只是……就那樣躺著。

「我去聯絡當值的醫生,他們會叫你做一次磁力共振掃瞄的。」

Charles只是點點頭,再次跟他的妹妹揮手,頭部稍微上仰以捕捉Erik的眼神。「抱歉如此勞師動眾。我的膝蓋有點弱。」他大笑道,雖然力度很弱,但也足以令Erik一部分的緊繃情緒放鬆下來。

雖然還是遠遠不夠。「那你為什麼還在打籃球?!」

他吼道。他不是故意的,但他大概是過於緊張Charles現在的狀態了。Charles眼裡閃過一絲內疚的神情,他閉起雙眼嘆了口氣,嘴唇在沒人察覺到時扭動了一下。過了一會後Erik在腦海裡自己回答了這條問題:因為Charles喜歡這麼做,因為他想要這麼做。不到一個星期前他告訴Charles應該為自己做些什麼,而他現在就因為這個理由而對著他大吵大叫。

「我很抱歉。」

Charles點點頭,接受了他的道歉,但沒有張開雙眼。「是我小時候發生的一宗車禍,我的膝蓋被壓碎了,幸運的是我沒有因此失去雙腿,還有行走的能力。幸好撞倒我的是普通汽車而不是貨車。它們完好地被重新塑造,但就像Raven熱衷於告訴我的事實一樣,它們是『老人家的膝蓋』。」

「然後你就運用你那雙老人家膝蓋去打籃球對嗎?」他嘗試讓自己的聲調保持輕快,但他其實很想抓著Charles的肩膀搖搖他。

「別忘了慢跑。」他撲哧一聲笑起來,重新張開雙眼看著Erik。「要不是我摔倒在地的話它們真的沒事,我是說真的。磁力共振掃瞄也只是以防萬一。」

Charles有時可以跟白痴沒兩樣,漂亮又頑固的蠢蛋。「我——」他嘆氣道,捏起Charles的肩膀,放棄想要移開手指的念頭。「該死的,Charles。」

「我懂的。」Charles將右邊的膝蓋朝著胸口的方向移動,他伸直腿,讓腳踝關節來回活動。Erik很高興看到它一如以往的靈活,Charles也沒意欲去移動另一條腿。「謝謝你。」

「謝什麼?」

「Raven從不吼我。」

「所以你時不時想被人吼?」

「只有在我活該的時候。」Charles掙扎想坐起來,Erik馬上已經懷念起之前的接觸了。「扶我一把到辦公室去?那裡有張沙發。」

Erik最終成了Charles回到辦公室一路上的臨時拐杖。Raven已經在那裡等著——還有Hank,他臉色蒼白得像鬼一樣。

Charles跌坐在沙發上,他閉上雙眼。「我已經恢復很多了。」

「那是因為我讓你服了止痛藥。」Raven俯前輕吻Charles的前額跟臉頰。「你今晚得去檢查一下膝蓋。你想召輛的士還是救護車?」

「的士。」然後Raven又拖著Hank一起離開了,他們又再獨處了。「Erik……你跟孩子們該回家了。」

「我等到的士到達為止。」

那並沒有花上太多時間,當它終於抵達時Charles已經差不多睡著了。他們全部一起離開中心,Erik發現自己正嘗試向孩子們保証Xavier先生只是扭傷了腿一下下,其他一切如常,這都是事實。

「Charles有你的電話號碼嗎?」Raven在她和Hank跟著Charles進入的士時問道。

「沒有……我有他的號碼,我只是覺得沒必要打給他。」Erik現在都直接過來了。

Raven看起來很驚訝。「給他傳個短訊。我會在搞定後回覆你。」

他睡得很不好,當他翌晨起床時,只有那條短訊:磁力共振掃瞄結果顯示沒問題。約需一個星期左右才能回復到往昔的樣子令他稍微好過一點。

只是一點。

Erik並不需要因為Janos的咖啡灑了出來而吼他。

第二次了。

「Erik。」Emma令他覺得自己有點像被傳喚到校長室的小孩子。「我還以為我們上週談過這個問題了。」

上週好像是有說過類似「休個假,不然我就給你找個伴」的話。

「我休過假了。」

「然後你星期一回來時比往常還要更暴躁。」她盯著電腦看了好一會。她一向愛用混合著刻板、懶洋洋跟冷冰冰的獨特語氣,但她過一陣子又放鬆下來,她把頭側向一旁。「這跟某個男人有關嗎?」

Erik真該為Emma如何從一個眼神裡看出如此深入的問題而感到困擾,但他這好幾年來已經習慣了。「沒錯。」這兩個字硬是從牙縫間擠出來的。

他從沒弄懂Emma是什麼時候開始擅自覺得——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Erik是同志,先別管他有前妻和孩子,還有他費了多少心力將工作和私生活完全分離。她肯定會讀心,Erik知道就是這樣。

「同性戀?」Erik聳聳肩肩,他又不是在同志酒吧那種地方遇見Charles的。「很好,你可以替我們介紹,我可以帶他去吃個午飯,或者去買鞋子。」

「Emma……」Erik翻了個白眼。「那實在……」

「是的,千篇一律,還不怎管用。我開玩笑而已,Erik你只是需要一點別人的意見。」Emma從辦公桌那頭站起來前傾身子,她事實上跟Erik相隔只有幾尺。「我想要回我優秀的ErikLehnsherr。你再這麼持續下去不是辦法。」

Erik不太肯定自己該怎麼回應這個問題。

「如果你無法解決問題的話,我很肯定可以幫你找到另一個完美對象。」她曾提出過——Erik之前拒絕了她。他看著她的嘴唇由薄薄的冷笑轉換成明朗的笑容。「我們討論完你的約會生活沒有?我的午餐對象到了。」

好奇心戰勝了一切,他轉身看向背後。能得悉怎樣的對象可以使Emma從高傲冷靜轉為開朗地笑絕對值得他……「Charles?!」

透過那道將Emma的辦公室和她那舒適無比的接待處分隔開的落地玻璃牆,Erik清楚看到Charles的身影——他今天穿了西裝;既不是他平日在中心穿著的休閒襯衫跟運動褲,也不是那身『X教授』的粗花呢打扮,他身穿一套看起來有點皺但剪裁得非常完美的西裝。他下巴留有一點鬍渣,讓他看上去像是昨晚跟人滾完床單後剛起床不久的模樣。如果他不是知道Charles昨晚在醫院渡過的話他真的會那麼以為。

他倚著拐杖,Erik悲傷地看向他的腿,然後Charles看見他,那個在Emma的等候室裡文質彬彬的男人消失了,那個他所熟悉的、迷人又愛自嘲的男人面露笑容輕輕對他揮手。

Erik默不作聲地揮手回應。

「Erik。」他背部一緊。Emma就在他面前,冰冷木然的嗓音傳進他的耳朵裡。「你對我的午餐對象一見鍾情了?」

喔……他全身的血液一瞬間變冷。他愛上了上司的男朋友。這只可能邁向一個異常悲慘的結局。「沒有,當然不會啦。」

「唔哼,坐下吧。」

「我以為你要出去吃飯。」求求你。Erik願意用一切換取Emma離開跟Charles吃頓美好的午飯,好讓Erik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尷尬至死。他坐下來。Emma再次坐回她的椅上。

「我知道你很在意,但Charles會原諒我因為工作而耽誤多一點時間。」那真的很有他的風格,他很明白。Emma準備要殺掉他了。「Charles跟我認識了一輩子了。我很肯定他會覺得跟我約會的話會有點像跟Raven約會一樣。這會讓你改變對我那條問題的回應嗎?」

Erik看著Emma雙眼。她露出了如獵人般的笑容。「是的。」

「我呢,當然是不會疏忽到透露下屬的性取向——不然我就等著吃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的官司吧。」突然轉變的話題令Erik產生了一絲恐慌。「但對於讓你知道Charles……是個完全的同性戀,好吧該說是雙性戀——這事只有一點罪疚感,重點是他會被男人吸引。我假設你在忙於暗戀他的過程裡可能忽視了這一點。」

突然之間話題的方向又改變了,他發現自己正瞪著Emma,不怎相信她剛說了什麼。Charles從來都沒有……他敢肯定自己會有所察覺的,如果Charles曾經向他暗示過……「那又不代表他被我吸引。」

「一般情況下我會同意你的話。但在這個例子裡……你跟他是在……什麼時候遇見來著,大概四至五個星期之前?在某個星期三?」Erik不可能有那麼容易看穿。他腦裡混亂到令工作變得一團糟的情況也只限於過去一兩個星期而已。「我會知道是因為從那陣子開始就有一位如夢似真的單身爸爸在Charles工作的地方時不時出現的關係。」

Charles有跟……Emma談起他,在他的背後,在Emma沒注意到是他的情況下……

他嘗試整理一下思緒,但下一秒Charles已經在房裡,而Emma正跟他擁抱。「Charles,你看上去糟透了。你對自己幹了什麼?」

「見到你真是太好了,Emma。」他輕吻她的臉頰,手臂環著她的腰間輕柔地擁抱。Erik得承認他從沒見過Emma如此……放鬆。「還有Erik,見到你也真是太好了。」

「Charles……」他不停眨眼,覺得嘴唇乾得不行,他思考該說些什麼讓他的回應聽上去不會太突兀。「你膝蓋還好嗎?」

「我——還以為Raven已經給你發短訊了。她有發給你,對吧?」他拿出手機,打開它並在畫面上戳了幾下。

「她有發給我,我只是很高興可以看到你自如走動。」Erik覺得整個人都鬆了口氣,仿佛放下了心頭大石。他阻止自己別告訴Charles不該就這樣走來只為跟Emma一起吃午飯,他應該待在家裡將腿吊起——大概再加上Erik在一旁煮著味道糟糕的猶太丸子湯。他覺得自己至少把一半的想法都表現在臉上了,但Charles只是繼續倚著他的拐杖,而Emma則微笑回看他。

「Charles,我真的很抱歉,但剛好有非常緊急的事情需要馬上辦妥。我恐怕我們的飯局得取消了。」Erik困惑地看向他的上司。據他所知並沒有任何緊急任務,而Emma也沒檢查過她的電郵之類的。

「當然了,我理解的。工作必須放在首位。」Charles再次親吻她的臉頰。「無論如何,還是很高興能跟你見面。」

「沒錯,是說你可以跟Erik一起吃,看來你們兩位之前就認識對方了吧。」


*未完待續

评论(5)
热度(41)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