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CE] Doing Something for Yourself 隨心所欲 (4)

趁出國前再更一段!之後大概要等我在那邊安頓後再發了
這篇我真的好喜歡啊,但感覺看的人很少是為什麼呢......是我翻譯得不好嗎TvT


(1) (2) (3)
SY地址


自從遇到Erik的這幾個星期裡,Charles得承認這種迷戀對他而言似乎是好事。可能有點令人氣餒,但也很不錯。隨著Erik每星期到訪中心兩至三次,他就在帶著內疚的心情中跟對方發展起兄弟般的友誼,但他還是決定接受這一切。或者他不該放縱自己,但他真的很享受跟這個男人調情或是純粹一起消磨時間。他已經沒救了。

Raven已經——理所當然地——馬上察覺這一點『Charles墮入愛河了喔喔喔~~』但不幸地除此之外沒怎幫上忙。Hank盡他所能用他的……Hank式方法表達他的支持。Charles知道他完全接受了自己的雙性戀傾向,但那不代表他可以在他女友的哥哥想要向Erik發動攻勢時幫忙觀察對方是否感興趣,並成為一個有力的助手。

整件事就像是中學生掉進了名為戀愛的煩惱漩渦。

但他唯一可以弄清事實的做法,也就是說直接跟Erik坦白然後希望事情會朝著最好的方面發展……背後同樣有相應的代價,Charles發現自己愈來愈不想冒這個險。他希望能保持現狀,將Erik——還有Wanda和Pietro——留在自己身邊,時間愈長愈好。

晚秋仿佛像是在作出報復般突如其來地降臨,空氣冷得讓Charles得以從他的舊牛津衣櫃裡拿出幾件適合的衣服穿上,與平日相比他今天的造型增添了一點鄉紳氣息。他想社區中心的小孩子會對『X先生』這個打扮感到非常失望,但它們真的很合身。沒人可以拒絕一件美好的毛衣背心。

他站在地下鐵出口旁邊,思索應該回家快速吃頓遲來的午餐還是直接前往中心。今天是大多數小學生的『評估日』,Charles可以預想到中心會有多忙碌。

「Xavier先生?」他轉身,一瞬間皺起眉頭。

「Wanda?還有Pietro跟Erik,見到你們實在太令人高興了。」

「你今天為什麼老了?」Pietro問道,Erik看上去似乎正為兒子說出的問題感到非常羞愧。

Charles根本不在意這種小事。「你要知道這可是其中一件我最喜歡的毛衣背心。」

「這裡似乎跟劇院區有點距離吧,Charles。」事實上相隔了快五十個街區。他不怎介意就是了,Erik有一種……獨特的幽默感,那當中還包括調侃Charles某些壞習慣,他倒是很享受這種調侃。

「我很驚訝你居然可以請到假。」

「我的上司非常認真地威脅我不是放假就是……」他沒說完那句話,話裡那種含糊的不自在令Charles想要給他一個擁抱。「所以我選擇了放假。」

「那對你來說是好事,我的朋友。我也可以請假,但情況往往最終——」

「Charles!」他抬起頭,明白自己如果想要從學生的包圍裡逃走的話,他真的要好好地請假。

「啊,Hank。」

「我正在計算那堆數據,從……喔,你好。」Hank終於留意到Lehnsherr一行人,他一言不發地瞪著他們看了很久,直到Charles決定清下喉嚨以取回男孩的注意力。「喔,對了。計算結果根本不合理。」

Charles伸手拿過Hank揮動的平板電腦,滑動畫面瀏覽起數據,嘗試了解Hank遭遇的問題。計算結果跟Charles和Hank的預料完全不同,Charles皺起眉頭,有的沒的彈著嘴唇。「啊,我懂了。問題出在模板上——」他用手指輕觸之前用過的一條公式,調動一些代碼放到另一個部分,然後把平板還給Hank。「那部分恐怕得回到白板重新分析。」

Hank低頭看著平板自言自語。「早該發現的……」

「Hank,多找一個人幫忙查看是完全沒有問題的,所以研究生才需要顧問。」Charles在男孩的胳臂上捏了一下。「你可以走了。」

「哇……」

Charles轉過身,看到三個Lehnsherr都在瞪著他。Pietro直接把他的驚訝用言語表達出來了。

「Hank是……世上最聰明的人而你……就像……哇。」

「Hank很聰明,你說得沒錯。你們三個要去哪裡嗎,因為我正急切想要逃離校園,以免……」

「X教授!」……Erik聽到這樣的話,因為這已經不止是尷尬那麼簡單了。

「Janice,早上好。」Janice沒錯是很可愛——她有著一頭漂亮的紅褐色頭髮,這只是以事論事——但Charles對自己跟學生的約會有著一套規矩,而他絕對希望Erik不會覺得他是一個在學生身旁打轉的糟糕教授,所以他現在非常擔心那名女學生下一秒會吐出什麼話來。

「我很喜歡你今天的課,我在想可能你還會有些額外的閱讀資料,我們可以一起討論——」

「Charles,我們再不離開就要遲到了。」Erik。Erik是位王子,他騎著白馬,帶著兩個小孩子,外加非常可怕的怒視。

「是的Janice,我很抱歉。我會電郵給你額外的閱讀資料,但我現在真的要走了。」他希望自己跟Erik和孩子們快速步往中央公園時臉上掛著的笑容是恰當的。

他非常肯定自己聽到Erik嘀咕著『X教授』之類的字眼,Charles無法想像出一個比現在更尷尬的情況了。

「我想你明白我並不是創造那個外號的人,這得完全歸功於我的妹妹,之後Hank有次在某個本科生附近提及過這名字,然後我就再也無法擺脫它了。」走了將近一個半街區後他停下來,他們身處的地方仍能看到公園。「真的非常感謝你伸出援手。我通常還得被纏上至少五分鐘,要擺脫他們真的很困難——」

「你真的是教授嗎?」Wanda的話打斷了他的自言自語。這是好事,因為他肯定自己接下來會胡說八道一些類似如果他還是研究生的話他絕對不會錯失此等良機的話,而這完全不是他想要說明的內容。

「沒錯。我教授生物物理學和遺傳學,我擁有這兩個學科的博士學位。」他身後傳來一陣聲響,聽起來像是Erik不小心被舌頭嗆住了。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Charles對Pietro露出一個微笑,他思索該如何對兩個十二歲的孩子解釋這一切。「遺傳學專門研究你身體裡面的一種分子——DNA——所分解出來名為『基因』的物質,它們大大影響了你的身體結構。至於生物物理學……它包含很多不同的知識,但我主要集中研究DNA跟其產生的蛋白質、消化酶和其他化學物質以及DNA本身的變異情況。」

「它們能做什麼?」Wanda問道。

「事實上它們有著數以千計的實質應用,但我主要是跟醫生們合作研究如何根治不同的疾病。如果你真的非常無聊,我可以找個週末帶你們看看我的實驗室,但前提是所有人都必須乖乖聽話哦。」他根本來不及阻止自己將這個邀請說出口,雖然他絕不介意帶著孩子們參觀一下。能找到機會炫耀也不錯。

「你有一個實驗室?」Pietro現在變得非常興奮了。「裡面有閃光燈和燒杯跟冒泡的東西嗎?這實在太酷了!」

「我恐怕裡面沒有這麼閃炫的玩意啦。」Charles微笑著看向他倆,再給站在背後的Erik一個虛弱的笑容。「我想還是別再打擾你的休假日時光了。」

「來啦來啦!」Wanda抓住他的手腕,在他提出任何抗議之前已經拖著他走了。「我們正打算去公園。」

「真的嗎?」Charles瞥了一眼身後的Erik,顯然對方也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

Wanda放開他,Charles總算可以重新站正身子,他心不在焉地拉扯一下背心整理衣服,好讓Erik手臂一揮落在他的肩膀上。「Charles。」Charles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Erik哼著說話,因為這舉動會令他的內心非常不安。「你從沒告訴我你是大學教授。」

「這個啊,如果你有兩個博士學位又不好好利用的話不是很浪費嗎?哥大剛巧有幾個綜合了不同學科的生物物理學系,又有一家相互連繫的醫學院。我怎能拒絕這等機會呢?」Charles盡可能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但Erik正咧嘴對他笑,就像鯊魚一樣……鯊魚是不應該那麼性感的。

「真是謎團重重呢,教授。」Erik嘆了口氣,拉開了彼此之間的距離,但他的手臂的位置還是在Charles肩膀附近,而他並不打算為此作出抗議。「你在哪裡唸書?」

「在哈佛唸的本科——事實上我就是在那裡認識Hank的,在牛津唸的研究所。」

「然後你現在就在哥大任教,在一家本地社區中心裡任教補習班跟籃球,此外……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嗎?」Erik聽上去好像有點……受傷?Charles有點搞不懂對方話裡帶著的情緒是怎麼回事。

「我很抱歉我沒提及這件事。事實上我比較享受……正常人的生活——跟酷炫。沒人會樂意跟一個遺傳學教授打籃球的——正確來說只是兼任而已,但從我的教學和指導工作量來看根本沒多少分別。」他愛死任何可以讓他扮作別人幾小時的機會了。

「真的嗎?『酷炫』,是嗎Charles?」

「該用『絕妙』嗎?」他提議道,又忍不住嘆氣。「我自十六歲起就在大學裡生活了,Erik,有時我真的寧願生活過得比較『酷炫』或『絕妙』。」他最懷念的是籃球,之後是跑步,但那感覺上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他想念早秋、秋天跟等同下雨的冬天,下雨又等同『老人家的膝蓋』,Raven最愛那麼說了。「此外我很喜歡幫小孩子補習,因為他們是真正的社區一份子,跟中產階層的家長們為了補習老師的學歷而討價還價著實令人煩厭。」

Charles將手插回口袋裡,他無法阻止自己重新拉近跟Erik的距離。那是一段得體的距離——勉強算是吧——而Charles暫時還不想放棄。

「那你有為自己做過什麼嗎?」

「嗯唔?」他不肯定Erik想說什麼。

「熟習遺傳學和生物物理學去拯救世界,籃球和數學用來救助你的小鄰居們,那你為自己做過什麼?」

那個問題在他心裡回蕩了好一陣,然後他總算弄懂Erik說的是什麼意思。他以前已經指出過Charles花了多少時間在社區中心,他在裡面投放了多少心力,中心又佔用了他多少本應可以在家裡渡過的晚上。某程度上來說,Charles知道從根本上來說已經無力再騰出空間給『Charles』這個身份以外的自己了。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人——這就是為什麼他的妹妹其實是他在街上撿回來的小女孩,也是他一直以來為什麼要不斷將自己推至極限的原因。

「付出又不是什麼壞事。」

「我覺得你起碼值得擁有一點回報,Charles。」

他嘆了口氣。從沒有人問過他想要什麼,就算是Raven也不例外。她已經付出了很多:籃球比賽跟講笑話;跟Hank共晉晚餐時他們會像十四歲的青少年一樣互扔薯蓉(其實他們都快奔三了);還有任何她感興趣的事物,但他真的沒怎想過他想要的是什麼。「某個想跟我一起拯救世界,願意跟我養育那群數以百計的孩子們的人吧。」

這聽上去很荒謬,但這真的是他想要的事物,雖然所有事都很……花費工夫,但他很享受當中的過程。

Erik捏了下他的肩膀才放開手,但他還是保持著一個足以令Charles在早秋的寒流裡感受到他們之間那種熱度的距離。「Charles我覺得這真是……」

「膚淺?」

「絕妙才對。」


*未完待續

评论(6)
热度(40)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