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CE] Is This Drawing Finished Yet? (畫家/模特兒AU)

AO3上美術生Charles和室友Erik的小短篇,很萌故迅速拿授權翻譯了XD
看前先注意原文TAG哦~
另外我在看這篇時腦裡想的都是s太太之前這張查鼠幫萬喵畫裸體的圖www
謝謝 @大冬瓜 提供校對=3=


作者: AsexualMagneto (AO3) 
譯者: 本人
分級: 全年齡
配對: Charles/Erik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83170
原文TAG: 美術學校,裸體模特兒,AU - 大學,AU - 沒能力設定,性冷感角色,性冷感Erik Lehnsherr


摘要:
Charles跟Erik的「為了完成美術科作業我得畫某人」AU。(波士頓風暴版!外面又在下雪!根本停不下來!)

 

「不可能。」Charles在他的手機提示響起時喃喃自語。

「不,不,不。」他繼續說道,邊找著他的手機,窗外飄著的雪花看起來格外不祥。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他呻吟著,手機通知不單告訴他明天還會繼續是下雪天,還說得清清楚楚美術館會在明天關門。

那即是說不能借用活體模特兒了。

也就是說他找不到人助他完成人體繪畫課業了。

「你覺得要在這幢宿舍裡找到一個願意為我全裸的人會有多困難?」Charles轉身問他那位正在手提電腦上忙著幹活的室友。

「嗯?」Erik說道,扯下自己的耳塞。「你需要裸體的模特兒?」

「我有個人體繪畫課業要完成,而不幸地美術館休息了。」

「應該不難找到人幫你擺個姿勢吧。你需要借用他們多久?」

「我需要畫三至四張大概需時二十分鐘的畫,最好是站著的,還得是裸體。」

Erik突然關掉他的電腦。「我做你的模特兒吧。」

「什麼?裸體的嗎?」

「Charles,我們還住在一起呢。又不是第一次見到對方沒穿衣服的樣子了。」

「很有道理。那你……你想現在做嗎?」

「有何不可呢?你想我怎麼做?」

「不如你倚著床……面向我 ?第一張的姿勢就這樣?」

「加上裸體?」

「加上裸體。」

--- 

畫好三個姿勢後,Charles開始冒汗了。是字面意思的冒汗。Erik那該死不可思議地纖瘦和完美的身型根本是犯罪級別的。Charles想把這些畫作藏到看不到的地方,因為上面繪著的是一個對人眼來說漂亮得無法直視的男人的複製版。

他現在已經畫過Erik的正面、側面跟背面,然後Erik提議何不再試一個較具動感的姿勢,所以他現在上半身在床舖上平攤,他用一隻強而有力的長腿撐起身子,而另一隻則稍為屈曲,他的右臂下垂自床沿。

Charles必須承認Erik是一位完美無暇的人體模特兒。他知道長時間保持同一個姿勢有多困難,而Erik的四肢牢固得就像他一輩子都不會動一樣,他的表情無比專注,跟他做其他事情時投放的專注是一模一樣的。他奇妙地把瘦削跟健美兩個原素結合得天衣無縫,是Charles夢寐以求想要令他永垂千古的傑作,而該死的Charles確實陷進去了。他不是沒注意到他最好的朋友暨室友有多難以置信地英俊,他只是……嘗試去忽視這一切。嘗試裝作這不是什麼大事,好像他並沒有迷戀到想要用筆和顏料甚至是自己的舌頭沿著Erik身上的線條描繪一樣。天啊。

Erik並沒有大事宣揚,但他曾跟Charles坦白說他覺得自己是性冷感。而Charles也一直嘗試去尊重這一點。這並不表示他在知道性冷感的人也會自慰時不會感受到震撼。還有很明顯地,原來他們也樂意作為糟糕的、思想下流的室友的裸體模特兒。

Charles的眼神追隨著畫紙那些柔和的肌肉線條走動,簡直該死的欲哭無淚

皮下聚集起來的熱度快令人受不了,Charles決定放下鉛筆解開襯衫。

「你在幹嘛?」Erik嘀咕著,他的眼睛因為發出的聲音而張開,但他身體其餘部分還保持著同一個優雅的姿勢,他的聲音聽上去是那樣低沉沙啞,就像他剛睡醒一樣。

Charles微笑地對他眨下眼。「怎麼啦,你不希望我也脫衣服嗎?我只是覺得這可能會讓你比較自在。」

Erik翻了個白眼。「Charles,難道你沒看出過去一個小時我是在非常自在的狀態下為你擺出那些姿勢嗎?」

「你就當我只是想一起參與這場裸體派對吧。」

「好吧,無任歡迎。」

Charles爆出一陣笑聲,他把襯衫整件脫下來丟在他背後的床上。房裡的確很熱,他心想道,又不是我的錯。他回去端正地審視Erik肋骨上的肌肉、腳踝上的肌腱跟他腳掌飽滿的形態。因為某人的腳趾而興奮起來也不算很奇怪對吧?

「我很高興。」Charles過了一會後悄聲說道。

「嗯?」Erik本來正在閉目養神,他再度張開雙眼看向房裡深處。

「我很高興你覺得自在。」

Erik合上雙眼微笑著。「當然啦,Charles。對象可是你。」

Charles做出一個鬼臉。「所以你不介意我們都喝醉了我嘗試吻你的那次?或者你其實不記得有這件事?」

「我記得的。」

「那沒很困擾你嗎?你討厭別人……別人被你吸引。」

Erik給了他一個凌厲的眼神。「你被我吸引這件事沒令我覺得苦惱,Charles。」

Charles感覺到自己的臉龐正在升溫。「喔……我的天,Erik,我還說想操你……」

Erik聳聳肩,一個不會影響他姿勢的小動作。「你是唯一一個我可以接受那種提議的對象。」

Charles極為優雅地被口水嗆住了,他跌在地上弓起身子猛烈地咳嗽。Erik睜開一隻眼看著這一切發生,還是沒有改變自己的姿勢。

「我說了什麼很好笑的話嗎?」Erik故作嚴肅地問道。

「你——你是認真的??」Charles幾乎是吼出這幾隻字的。「但我以為你是——」

「性冷感,沒錯。但那不代表我不會感到好奇……甚至想要……」Erik沒說完,他皺起眉看著Charles在使用的繪畫板。「那幅畫完成了嗎?」

Charles吞吞口水整頓好自己和畫具們。「不,天啊還沒完成,不把這幅作品完成的話絕對是一種罪惡。給我五分鐘。」

Erik微笑地閉上眼,再次舒適地擺著那個姿勢。

幾分鐘後Charles後退幾步看向他的傑作,長長地舒出一口氣說道:「完成了。」

Erik嘆了一口氣, 按摩起自己的肩膀,Charles不受控制地看著他從那個姿勢回復過來,一點一點地拉伸起全身酸軟的肌肉,好像完全不在意Charles黏在他身上的視線。他悠然自得地漫步過來看畫,絲毫沒想過要先穿上衣服,這舉動害得Charles禁不住大大吸了口氣。

Erik費了一些時間欣賞那幅作品,他柔聲讚嘆道:「它很美麗,Charles。」

Charles無法直視他。看著畫上的他還比較容易。「因為我有一個棒透了的模特兒。」

「那些線條的流動性……你光用石墨粉就能表達出這種感覺……我說真的Charles,我很喜歡這點。」

「我……我很榮幸。謝謝你,Erik。」

「Charles?」

「是的?」

「你覺得我要穿回衣服嗎?」

「絕對不要。」

「你完成了課業嗎?」

「嗯,我想我已經……」

「那我想你應該嘗試再吻吻我。」

「我。這個嘛,如果你堅持的話。」

 

作者的話:
這篇裡有一半是真實經驗(美術館休息,為了明天的作業得讓我室友當我的裸體模特兒)另一半則是我對法鯊肉體的瘋狂迷戀所致。該死的讓我畫畫你吧。

還有我對畫家AU角色們把畫作丟在一旁沒畫完就搞起來的不滿。我的意思是才不,他們在作品完成時還會好好地待在那裡。他們可以在這之後才搞。

 

全文完

评论(15)
热度(65)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