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CE] Doing Something for Yourself 隨心所欲 (2)

本來想再拖一下的結果發現第1段有點平淡,還是趕快更一下吧ww
上章忘了說,這文每個段落都會交換視角,所以這次是Charles視角啦
看完後你會發現有人的演技還挺好的:3

(1)按我
SY地址按我


回想起來,Charles覺得怪罪Pietro和Wanda是不公平的,縱然他們從沒向他提及過他們的爸爸是那麼的迷人,沉實深色的西裝令他看上去格外英俊。一見鍾情根本無法形容Charles在見到對方瞬間的感受有多深。不過這個事實也令他在晚餐桌上不太清楚該進行什麼對話,因為他很肯定『Erik,你的孩子們沒跟我說你有一雙如夢似真的眼睛』並不是適合出現在飯局之中的台詞。

幸運的是在他的暗示下,他成功驅使Wanda成為飯局中的話題主持人。Charles興致勃勃聆聽著他較早前已經聽過的故事們,這次他適當地在關於Alex有多『可愛』、Angel怎樣在午飯時候欺負她、Pietro差點跟Sean進行了尖叫比拼的種種事跡幫忙加上注解和刪減多餘的內容。

他很熟悉這種流程了。他跟Erik說的話都是出自真心的,當你跟小孩子相處時不用管教他們的行為和督促他們的學業,不需準備晚餐和出席家長教師會議,還不用上班的話相比之下容易多了。這同時表示相比起父親,他更接近一個愛玩的大哥哥形象。

「老師今天派給我們去國家歷史博物館做考察的家長同意書。」Pietro打斷了他的姐姐激情澎湃控訴Andrews老師今天為什麼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的演說。

「喔,沒錯,你得今天幫我們簽名。」幾張紙經過一陣騷動後傳到Erik面前,Charles看不太懂對方盯著同意書的表情有什麼含意。「你有去過博物館嗎,Xavier先生?」

「當然啦!」他一向樂於討論任何既有趣又富教育性的話題。「那是我成長過程中其中一個最喜歡去的地方。」

「你最喜歡哪裡?」Pietro問道。突然之間湧出了一堆他根本來不及逐一回答的問題。「你最不喜歡哪裡?」「地方是不是很大?」「內容酷不酷?」「你去過多少次?」「裡面有沒有恐龍?」「它長什麼樣子?」

Charles大笑起來,他揮揮手表示『你們冷靜下來』。「我去太多次了,好玩的東西簡直數之不盡。它們有一座無與倫比的天象儀,還有沒錯裡面的確有恐龍。我敢肯定的說你們會很喜歡那裡。」Charles向著Erik的方向前傾好看看他到底在磨蹭什麼,然後他看到對方臉上一閃而逝的為難表情。Erik勾選了那個表示Pietro和Wanda的父母無暇陪伴他們前往考察的空格。

那感覺就像Charles將電子工程師ErikLehnsherr身上主要的焦慮移除了。如果可以在勾選空格時畫下一個焦慮的X記號,那Charles現在就可以宣告那個X記號看上去特別焦慮。

Charles戳著自己的通心粉。「那裡還有一個展示礦石的大廳……另外還有……」他翻找起記憶,整理出另外幾處博物館裡他喜愛的地方。

「等一下。」Charles停下來,困惑地看著Erik。「你是英國人還是美國人?」

「是因為口音嗎?我在紐約出生,在英國渡過一段頗長的開心快樂時光,然後在這邊完成大部分的學業。口音改不來了,而且說實話,何必呢?」那是一種很特別的口音,在他跟人調情時尤為顯著。

「軍人世家?」

Charles搖搖頭。「大學教授父親。牛津的。」

一些問題閃過Erik臉上,比較明顯的包括為什麼像Charles這樣的人會在社區中心這種地方工作。Charles刻意無視它。那個中心是他生命裡重要的一部分——他非常樂意接管在它去年面臨倒閉時全面接管。 

「那正是Xavier先生之所以出色的原因。」Wanda插話。

Charles用手掩著嘴。Wanda真是……一位可愛的寶貝。但他大概沒法再說什麼了,因為他很肯定自己隨時都會因為過於尷尬而死。「沒錯,謝謝你Wanda,但這真的沒什麼特別。你自己又怎樣呢,Erik?」他迫切地想將注意力從自己身上移走。「你在哪裡唸書?」

Erik在面對群眾的注意力時就跟Charles一樣手足無措。他幾乎是將臉埋在碟裡嘀咕著回答的。「卡內基美隆大學。」

「哦,匹茲堡。」

「你有……聽過這間學校?」

「當然啦,全國其中一家最頂尖的工程學院——我當然沒忘記音樂跟戲劇,但我估計你唸的是工程學系。」Charles事實上還挺……驚嘆的。小孩子對父母的印象通常都比較奇特和反常,雖然Wanda是有——偶爾為之——提及過他父親有多出色,但他以為只是小女孩過份美化自己的父親了。「你是匹茲堡出身的嗎?」

Erik只是點點頭,這裡面應該大有文章,但Charles不打算強迫對方。孩子們很少提及家庭這個話題,次數和內容只足以令Charles得悉Erik在孩子們出生後沒多久就失去了太太,所以Charles估計家庭對於他們來說可能是……一個比較敏感的話題。

「你是這裡出身的嗎,Xavier先生?」Pietro率先打破沉默,Charles發現眾人的焦點又回到自己身上了。

「如果由我從英國回來起計算的話,沒錯。我走不了,而且我愛死這裡了。」他這才發現自己很掛念Raven跟小孩子們差不多大時在自己身邊打轉的時光,她只比自己年輕幾年,但對一切都充滿好奇心,每分每刻都要問他問題。

「你有孩子嗎?」

「Wanda,讓Xavier先生保住他應有的私隱吧。」暫不提孩子們臉上明顯不過的失望表情,Charles實在相當感激Erik的出手相助。他比較喜歡將私人生活和中心的工作分開。「我不知道他們被什麼刺激到了。」

「喔,這不是很明顯嗎?」Charles早該想到的。「那就像見到老師在雜貨店買東西一樣,突然意識到他們都是真實的人,而不是神秘地在門後消失的生物。我可能還有公寓,甚至是嗜好呢!」

「你有嗎?」Erik問道。Charles皺起眉頭,有點摸不著頭腦。「我是指嗜好。」

「嗜好啊……我想那只屬於晚上九點還沒回家的成年人。」Charles把玩笑放一旁,專心思索起一個比較認真的答案。「有時我會去看戲劇或者音樂劇,在公園下棋,追看遺下的期刊,類似這種。」他沒多少時間去做就是了,幾乎是完全沒空。「教書是一種嗜好嗎?」

Wanda吐吐舌,他以同一動作回敬對方。

「教籃球跟跑步?」

她再吐吐舌,他忍不住大笑起來。

「不是啦,大部分時間我的喜好就是小孩子在這裡進行的活動。我幾乎每天放學後都會過來。」他對Erik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不怎樂意向他承認——甚至是向自己坦誠——自去年他接管中心後就忙得不可開交了。他至少還能承認自己想過回正常的生活,但也只是有一點而已。

Pietro和Wanda理所當然地認定這是一個悶透了的嗜好,於是他們又回去推撞對方和搞一場意大利面冷戰,意味著誰先動的手,誰的衣服就得遭殃。

「我真的對此很抱歉——我敢說你的晚上可以有更好的安排。」

Charles必須承認他並不介意對方帶點卑躬屈膝的態度,但他選擇搖搖頭。「Erik,沒事的,我大概只會續寫我的期刊文章,或是邊看電影邊喝茶而已。跟另一個成年人吃晚飯其實已經算是有所進步。」一個跟憂鬱外表、結實身材和非常漂亮的眼睛有關的大躍進。

他真的很需要跟人滾個床單。

「好吧,至少我慶幸沒造成太多麻煩。」Erik戳弄起自己的食物,明顯心不在焉。Charles想像對方可能不怎在辦公室以外的地方跟別人打交道。「我整天都得跟成年人相處,有些時不時會表現得像小孩子。」

Charles完全不懂那是什麼感覺,他白天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晚上則在中心看管小孩子,他整天裡面對無數表現像小孩子的小孩子——基本上沒有成年人。「說實話,我不太能想像那是怎樣的場面。或許會是一個有趣地改變生活節奏的方法?」

「絕對沒這回事。」Erik答道,開始說起一個關於他的兩位同事——名字是Janos和Azazel——如何因為一個微不足道的設計問題而浪費了整個下午鬥嘴這事上。

Charles一邊聽著故事,一邊密切留意孩子們的意大利麵大戰進展如何。這感覺很……不錯,他發現就算Erik每天都要和很多人一塊工作,他說故事的模樣猶如他最近都沒法找到人傾訴一樣。

當Erik終於說完他的故事——似乎Janos和Azazel開始以代糖作為武器試圖毀掉對方的咖啡直至他們無法忍受為止——Charles必須承認或許監督工程師跟勸服不聽話的小孩子某程度上是挺相似的兩件事。

「所以說,你有什麼好建議嗎,Charles?」Erik身體前傾的角度剛好令Charles感到一陣暖意,表現出的好奇也令人沉醉。

「唔……」他思考了好一會,嘗試努力在腦袋裡找出除了Erik那閃閃發亮眼神充滿讚許的模樣外的任何事物。「這個呢……如果這只是一種提升士氣的表現,那大概明天就會回復正常了。如果裡面牽涉到一個重要的設計概念的話,你應該進行一場考核,然後終結這宗鬧劇——說到底你才是經理,如果那個設計根本不重要的話,明明白白地跟他們說清楚,再結束這件事。」

「聽上去是非常可行的建議啊。」這不是什麼石破天驚的建議,但他總覺得Erik已經想出一個好辦法了。

「以上方法同樣適用於其他爭執,包括到哪裡吃晚飯、睡覺時間和功課上的問題。」他是在開玩笑,但Erik的讚嘆之情不能再明顯了。

「我會好好記著的。」

當Charles越過餐桌察看時,Wanda和Pietro已經在打瞌睡了,他對Erik露出一個帶有一絲懊悔的笑容。「我想我們逗留太久了。」他打包好剩菜,輕鬆解決了今天因太遲回家而沒法準備明天午餐盒的煩惱,再回到小間隔裡舒展四肢。「往地下鐵方向走?」

Erik點點頭,當孩子們重新著地後,他們四人就往黑暗裡進發了。四週一片漆黑,帶有一點浪漫的氣氛,就算是在Erik引導著雙胞胎走路的情況下亦然,他們一直向著他靠過去——已經累得無法裝酷和冷淡了。

「Erik?」男人轉身過來挑起眉毛。「借用一下你的手機。」

Erik在口袋裡摸索著,然後把手機遞出去。Charles沒給他考慮的時間,他輸入自己的手機號碼再存起來,然後把手機交回去。

「再次感謝這頓飯。下次或者可以先打電話向我預告。」

他盡最大努力令自己拿出車票的動作看起來很得體,再走到乘車月台。他心情可能會更愉快呢,如果Wanda跟Pietro的父親沒那麼……秀色可餐的話。


*未完待續

评论(10)
热度(34)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