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CE] Doing Something for Yourself 隨心所欲 (1)

開新坑!再次是Pooka太太的作品(就是Sugar Daddy的作者)
這次是社區中心主管Charles x 單親爸爸Erik的設定,非常戳的一篇w
原文約1w字共分6個段落更新,歡迎抓蟲~
SY地址按我


作者: Pookaseraph (AO3) 
譯者: 本人
分級: 全年齡
配對: Charles/Erik(沒明確標示)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6133


簡介:
Erik是位勤奮的工程師和單親爸爸,Charles經營著Wanda和Pietro放學後報到的社區中心。Erik在某個遲下班的星期三晚上意外地跟Charles相遇。Erik不知道自己跟他的新相識是否有可能發展下去,但這並無礙他愛上那個男人。

原文TAG:
小孩子的出現,AU – 現代設定,AU – 無能力設定,Emma會讀心術,甜蜜蜜,紐約市,背景提及異性戀

 

Erik瞪著黑莓手機上閃爍的數字,仿佛怒視就可以改變他經已比原定時間遲了極多接送Wanda跟Pietro回家這事實,Pietro學的是空手道,而Wanda……也是在同一個社區中心的同一時段學著什麼玩意。自從雙胞胎小學畢業升上中學後,他沒再像以前一樣擔心他們獨自走過那段從學校走到社區中心的短短路程,也很樂意讓他們待在那裡久一點;這改變意味著他可以在辦公室逗留更長時間,但也表示他能在七點前接送孩子們就很不錯了。

而今天他離開公司時已經差不多九時了。

那該死的告示牌清楚寫著社區中心的開放時間;星期三晚上八點鐘關門,而他完全找不到Pietro跟Wanda的蹤影。一絲恐懼油然而生,他快速審視整條街道上任何一個那對不受管束的雙胞胎可能在過去一小時消磨時間的地方:對面馬路上的咖啡店跟廉價餐廳……他在兩者之間猶豫了很久,然後他實驗性地向前一推,社區中心的大門就那樣打開了。

他走進去時感覺沒那麼可怕了。一陣聽起來非常可疑的聲音從一個看起來像是體育館的地方傳出來,活像Wanda所有週末——跟每個晚上——播放的那些瘋瘋癲癲且衣著暴露的歌手製造出來的躁音,他往大門走去。門內的景象可以稱得上為有趣。

Pietro正拿著一根長把掃帚繞著籃球場追逐一個男人,而對方則嘗試在Pietro絆倒他前將地上的籃球拾起來。Wanda在旁邊看著他們大笑,書本——大概是功課——散落在她面前的看台上。每當那男人跟Pietro拉開一段距離時他就會停下來,再對著一輛推車投出不可思議的遠距離投球。籃球完美跌入推車裡堆疊在其他籃球上,男人則會誇張地轉圈慶祝自己的勝利。

然後他見到Erik,他停下來,下一秒就被渾然不覺的Pietro猛然撞跌在地。

「Xavier先生!真的很抱歉。」Pietro抓著Xavier先生的手臂想要幫他站起來,但那男人揮揮手表示不需要。

「沒大礙啦,Pietro。這是我不夠專注的懲罰。」男人的英國腔很柔軟,Erik可沒想到一個剛在球場上拿著籃球滿場跑的人會有那種聲線。他用手指梳理那頭鬆軟的頭髮直至它們回復原狀,然後對著Erik的兒子露出一個肯定的微笑。男人的迷人程度已經超越他能平靜看待的地步了。「但是呢,除非我搞錯了,我想你們是時候回家啦。」

那就像什麼魔法被破解了。Pietro望向他爸爸站著的方向,Erik嘗試令自己別被兒子臉上一閃而過的失望所傷害到。「沒錯。」

Erik在Pietro跟Xavier先生臉上來回掃視,最後視線落回那名應該在過去一小時看管他的孩子們的男人身上。他比Erik矮一點,身上穿著的卡其休閒褲和白色排鈕襯衫跟其剛剛繞著籃球場跑的舉動格格不入,那身打扮也使他看起來比Erik猜想的年齡要大。

「我猜你就是Lehnsherr先生?」Erik本以為對方的語氣必定會因為額外的工時而帶著一絲不耐煩,但對方的語氣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Erik點點頭,沉默了。「我是Charles,很高興終於能跟你見面。」

他們握握手,Charles微笑看著他的方式就像他倆是久久失去聯絡需要一點時間適應方可重新敍舊的多年好友一般。「我也是,唔……謝謝你……」沒把他的孩子們丟在街上一個小時,因為他是一個永遠沒法學懂將問題留待明天解決的糟糕父親。

「沒什麼啦,我得承認我有讓他們幫忙當了一會免費勞工。」大概是掃地之類吧。他真的不該覺得微笑地看著他的Charles承認讓他的孩子們出賣勞力的模樣如此迷人,但他的眼睛真的很藍。

「再次感謝你的幫忙。我完全不知道這裡今天八點關門。」Charles聳聳肩算是回應,他繼續對著自己微笑。Erik對於他那種輕而易舉就原諒自己的態度感到不自在,他看起來對Erik浪費了他晚上一個小時的光陰感到非常高興。「我可以作出一點補償嗎?請你喝杯咖啡,甚至一頓晚餐?」

他嘗試別讓自己畏縮起來;那聽起來就像在搭訕——而事實上也的確是那樣——但Erik堅持不要讓這成為習慣,或是避免在孩子們面前進行。

Charles花了點時間思考。「我不希望阻礙到你。」

一絲可能是後悔的神情在Charles眼中略過,Erik決定冒個險。「才不是什麼阻礙,在強迫你在剛剛這段時間代為照顧我家孩子這事上,這是唯一一個令我覺得自己沒那麼混帳的補救辦法。」

Charles顯然覺得這很有趣,他微笑道。「好吧就聽你的,Lehnsherr先生。」

「Erik就好。」

「那麼Erik。」Charles微笑地側側頭。「不好意思,我得先去把餘下的東西整理好。」

他說完就離開了,Erik在體育館場邊找了個地方待著,Charles則繼續完成打掃地板的工作,他再拾起三個籃球並一一投籃——這証明剛才他看到的那球入籃並非偶然。Wanda和Pietro已經收拾妥當,Charles將推車和掃帚推走,再將Wanda之前坐著的露天看台一帶鎖起來。

Charles領著Lehnsherr一家走出體育館,去到中心的主要活動範圍,再回到接待處拿出一個粗呢袋子,把其他幾個地點鎖起來,再把大部分的燈光關掉。

「所以說我們去哪裡吃晚飯?」Erik問道,雙手各自搭在雙胞胎肩上——然後馬上因為前青春期的反叛性而被甩掉。Pietro拉直襯衫,Wanda發出了一陣在Erik耳裡跟「爸你夠了哦哦哦!」沒兩樣的吼聲。

「意大利麵如何?」Wanda跟弟弟馬上點頭同意。

「意大利麵合你口味嗎,Charles?」位於接待處的人給了一個肯定的點頭。

「Xavier先生要跟著來嗎?」Wanda問道,顯然對此安排非常高興。Pietro同意地點點頭,說道「太酷了。」

Erik還沒來得及再看一下時間,他們就已經走出中心,Charles正在鎖上大閘,他輕拍了大門一下才把鎖匙放回粗呢袋子,再用手勢表示由Erik帶路。Erik帶領大伙兒走向地下鐵站的方向——沿路有家味道蠻不錯,服務也挺快捷的意大利麵餐廳。

「所以說,Charles你都在社區中心裡幹嘛呢?」

「Xavier先生什麼都做!」Wanda代他回答。

Charles的臉頰微微發紅,臉上掛著一個完美迷人的自嘲笑容。「Wanda說得沒錯。事實上我是中心的主管,負責補課跟大多數體育活動。」

太好了,他在那個該死的中心的主管面前顯示出自己不負責任的一面。

「你呢?據我所知你從事的行業非常重要,而且跟電路板有著密切關係。」

他一瞬間有想過Charles是否在嘲弄他——或許他的確是——但他臉上依舊掛著笑容,雙手插在口袋裡享受著晚上的空氣,在他們沿著街道走時偶爾會瞄向後方的Erik。

「我是電子工程師,所以你說得沒錯,我的工作包括電路板設計和生產以及供應物流等;那其實沒什麼特別的。」

「別謙虛啦。讓電腦跟其他電子儀器正常運作在現今的世代裡變得愈來愈重要了。」就像想要印證他所說的話一般,Charles拿出他的手機打開它,迅雷不及掩耳打完一條短訊後再把它放回口袋裡。

「你今天在學校過得怎樣?」他問Pietro——對方看起來對談話內容毫無興趣。小男孩聳聳肩。還不錯。

Charles微側著頭,越過Erik向Pietro投以一個被他兒子無視了至少五秒鐘的期待表情,然後才把手交叉在胸前放著。「我在社會科學科的測驗拿到B+。」

事實上那真是……令人訝異地好。

「我還拿到A呢!」Wanda邊反駁邊伸出舌頭——下一秒Pietro已經在跟他姐姐進行一場伸舌頭大賽,Charles大笑起來,Erik覺得他大概無法在這位社區中心主管的面前完美地管教小孩子令對方刮目相看了。

「好吧,你們兩個都使我覺得驕傲。」

這句話並沒有令比賽結束,更糟糕的是孩子們正在他眼前爭吵不休,並在伸著舌頭的同時用手肋互相推撞。

「這是一個比較難纏的年紀。」Charles在孩子們走出聽力範圍後說道。Erik除了點頭別無他法。「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現在他知道Charles的確是在嘲諷他,大概是因為Wanda夾住了Pietro的頭,而Pietro正嘗試掙脫。「這太過火了!」Wanda放走她的弟弟,二人向Erik投出一個古怪的眼神,然後開始說起悄悄話——聯合起來對抗他們的父親,太好了。他轉身看回Charles。「我想你過份高估我的能耐了。」

「單親爸爸本來就很不容易,作為其中一員我真心認為你已經做得不錯了。」

他沒問為什麼Charles會知道他是單親爸爸,沒問他為什麼會知道他的孩子今天考了一個他完全沒發現到的社會科學科測驗,更絕對沒問他為什麼這一切做起來都毫無難度。「所以你採用了常模參照法來評分對吧?」

「只有一點啦。」他再次笑起來,明顯是被逗樂了。

「你看起來比我稱職多了。」

「你意思是單親爸爸嗎?」Charles皺起眉頭好一會後總算明白對方的意思。「對著我那群數以百計的任性小寶貝?他們不算數啦,我對他們來說就像是一個絕妙的年長權威形象,而且我又不需要叫他們做功課或是吃蔬菜。相比之下容易得多了,我說真的。」

「絕妙?你是七十年代的人嗎?」他看起來頂多像大學畢業生,然後Erik醒覺他確實很有可能不是七十年代的人,突然之間Erik覺得自己比一分鐘前蒼老了許多。

幸好Charles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這表示他可以裝作自己並沒有跟某個沒可能會有像Wanda和Pietro這個年紀的孩子的人在調情。

「我的意思是整天都在幹這活很不容易,還是每一天。」

他之前有聽過這種話,它們通常會在別人討論他的——顯然完全缺乏的——約會生活前出現。「你想要說你覺得我應該再婚嗎?」

Charles有一刻看起來……很驚訝,但又馬上重新回復過來了。「這是這種對話最後會指向的方向嗎?我並沒有這個意思。除非那是你自己所希望的——那樣的話我會強力推薦你這麼做。」他將雙手從口袋裡拿出,在髮間梳理了幾次。「你就不能坦率接受它嗎?你的孩子們是相對地很自律的青少年,無論在這個世代抑或是這個年紀都是一個奇蹟。」


*未完待續

评论(12)
热度(55)

© I love complicated. | Powered by LOFTER